夏渊

新手小白,请多指教

k

想成为神田太太的vivi:

大家能帮的就帮帮忙吧

勇者kk猫:

求kk拜托了orzz希望各位能随手转发一下orzz我因为校考急需用钱来约稿 下面的图都只是看看画风完成度不是这样的会提高!黑白头像30 q版30底 半身40底 人设50底 p7那样的70底 都会随着复杂程度提高价格orzz谢谢看到这里希望能随手转发下……!请多多约我orzz

井坂熊猫子:

请大家花几秒钟转一下,这是一个普通的反派,同伴弃他而去,骗来的下属天天散发狗粮,工作中被扒衣服还惨遭红酒瓶砸头、捆绑play,被迫陪黑帮老大赌钱,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看起来很正常的少年,却在工作中惨遭灭口,只能独自一人伸张正义,向无穷无尽强的飞起的主角众进行不可能胜利的斗争。每转发一次,他就能晚1s被可怕的正派破格。请大家献出一份爱心,认为脏了自己手的可以不转。

中也x你。 面具

在下已经尽力了……

努力不ooc

表示我还活着










灾难总隐藏在甜蜜的美好之后,之前你对这话嗤之以鼻,现在想来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就比如说像现在。

看来一时的甜蜜总是能够让人放松警惕啊,下次可不能这样了。

双手双脚被紧紧束缚在椅子上,嘴巴也被胶带封住——看来是来防止自己呼救——唯有眼睛可以自由活动。

.......倒霉顶透倒霉顶透倒霉顶透......

明明得罪过自己的人都死光光了——虽然不是自己亲自动的手——按中也那个暴躁性子应该都杀了才对,真是奇了怪了.......

话说就这么简简单单的绑起来就撂下不管了?连个看守的人都没有?这是在小看你呢还是在小看你呢?

果然是在小看你呢。

唇角翘起懒洋洋的微笑,可是还是要装作惊恐的样子想要挣扎呼救。

感觉好蠢。

在心里这样吐槽自己。

不过这样才更符合敌人心里自己的形象吧——战五渣的弱鸡。

莫名不爽。

仿佛认命般的停止挣扎,你开始环顾四周。

这时候目光应该带点茫然和恐慌?稍稍酝酿了一下情绪,你开始无比“惊恐”的环视这个房间。

目光扫过来扫过去,扫过来扫过去,似乎扫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啊哦。

那个闪着小红点的箱子是炸药吧……

是炸药啊……

我的中也炸药欸!

好像哪里不对?





红叶从未见过那样的中原中也。

一贯冷静的眸子如今也染上赤红,那人的话刚出口,红叶就知道,他,死定了。

那人脸上尽是疯癫的神色,他疯狂的大笑道:“没想到吧中原中也,就算是死我也会拉上她!”

他好像嫌对中原中也的刺激不够一样,又出言道:“算算时间,应该也快开始爆炸了吧。”

仿佛是在响应他的话一样,剧烈的爆炸声接连响起。

然后他就被突然增强的重力压趴下了,而压力也在一步步增强,身上的骨头也因不堪重负发出了“咔吧咔吧”的响声,似乎下一秒就能断裂开。

常人在这般压力下早被压死了,那人居然还活着,话里满满都是恶意,“我在那里可是堆了不少炸弹,真是没想到,五大干部之一的中原中也,居然连自己的恋人都保护不了.......”说到最后,语气里的嘲讽更是不加掩饰。

中原中也眼里的疯狂之色越加浓郁,他还不待那人说完,就操控着重力把他压成了一滩肉饼。

那场面当真是血腥至极。



等到中原中也赶到爆炸现场时,那里已经彻底成为一片废墟了。

看到爆炸现场的一瞬间,中原中也愣是踉跄了一下,才没有让自己跪倒在地上,海蓝的眼睛也蒙上了一层死灰之色。

那是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那么巨大的爆炸居然没有几个人受伤,这似乎警方唯一值得庆幸的事。

“真是奇了怪了,好好的怎么爆炸了?”

好吵.......

“谁知道呢,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人,连房子都被毁成这样,要是里面还有人....啧啧.......”

闭嘴.......

“也是,估计就算有人也会被炸得粉身碎骨了。”

吵死了......

“你们真是.....吵死了啊!!!”




#08.17##盗墓笔记##中元节#

顾宸安:

#08.17##盗墓笔记##中元节#


偌大的街道空旷萧瑟,只有几盏路灯发着微弱的光。平日里热闹的大街一片冷寂,街上几乎没什么人,只有星星点点的火光。


七月半,鬼门关开。


路边的人都在沉默着烧纸,希望远在另一个世界的亲人过得好些。


小村里更是有七月半烧纸招魂的传统。


夜色渐浓,简单的农家小院里,几簇纸堆幽幽地燃烧着。


蓝色连帽衫的青年站在光头男子身边静静递着纸钱,听他低低地唱“你大胆的往前走啊”声音嘶哑,伸出的手上疤痕交错。火堆中依稀还有个铜钱的手串和一张面具


旁边发福的胖子蹲在纸堆前念叨着想念你,依旧喜欢你之类的话,烧了很多纸糊的首饰,像是说给某个姑娘听的。


一向爱笑的墨镜男子敛了笑容,看着衬衫男人烧着纸钱浅吟花鼓,不时能听到他微微颤抖地叫爹。


一个女人独自坐在地上,一边烧纸,一边小声啜泣。平时独挡一家的当家,像个小女孩一样抱膝。


第十二年了,一切的一切都稳定下来,生者幸福也算是给逝者的一个最好的交代。


午夜临近,院里刮起了风。


依稀中人们看见了叼着烟高唱红高粱的硬汉子,两个一脸沧桑带着欣慰笑容的中年男人,活泼的瑶族姑娘唱起山歌,端庄的老太太慈爱地看着自己已然独立的孙女,劲装女子手上戴着细细的手串仍旧干练。


不知何时,胖子从屋里取出了几坛子酒,一人一碗。


一敬上天,多年波折终有尽头。


二敬逝者,从此再无俗世牵挂。


三敬生者,余生永享安定平静。


风起,纸灰飞扬四散,带走杯中醇酒。众人一饮而尽,往事如烟散。


第十二年,一切安好。


鱼子酱:

形象。
我打一百分。

YAAAAAAY:

同样的事情发生过好多好多次~! 当你fo我的时候,你永远不会知道,其实我对你的喜欢有辣~~~~~么多! 送给首页所有的【互相关注】。

超级羡慕这双手啊啊啊啊啊啊!!!!

垂直子:

咳咳咳稍微开个自行车,都是中也的啊注意不喜避雷注意注意注意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看被锁住欺负的中也,然后我回过神发现面前已经停了两辆车……

p2p3我想要表达的感觉是,被蒙住双眼,在凉凉的空气中被解开衣服,浑身不适的时候又被一只手抚摸而紧绷身体的中也

p4是……哎呀你们自己看吧

话说真是嫉妒这双手啊,虽然是我画的

【中也x你】 并不想写标题


先发一半....

严重ooc

私设如山

还请谨慎食用







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

“中也中也,陪我去逛街吧。”你眨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向你的恋人撒娇道。

“哈?不要!”似是想起了你逛街时的精力,中原中也不由的打了个寒颤,坚定的拒绝了你。

“嘛嘛,别这么无情嘛。”

“别突然扑上来啊,女人!”

“中也脸红了呢~”

“胡……胡说!”

中原中也到底是没有抵挡住你的眼神攻势,很快就败下阵来。他很是不爽地揉揉你的脑袋,心不甘情不愿地被你拉去逛街了。

“这里的东西还真是多啊……”你望着这条商业街,赞叹道。

逛啊逛,逛啊逛,逛到一家服装店。

“真是,我到底为什么要陪你这个女人来逛街啊……”中原中也在你身后很不满的小声抱怨。

“阿拉阿拉,这条领带很适合你呢中也,不来试一下吗?”你装作没听见的样子,笑眯眯地问他。

“切。”他小小的别扭了一下,嘴里嘟哝着什么,但最终还是乖乖走过来试了试那条领带。

意外的手忙脚乱啊,难道是因为不会系领带所以才整天带着项圈吗?你恶意的猜测。

长长的时间过去了(对你而言),你惊愕地发现他还没系好。

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你在心里叹了口气,认命般走到他身边,帮他系那条领带。

“我可没有让你帮忙……”

“是是,是我自作多情行了吧。”

少女的俏脸近在眼前,温热的呼吸扑在他的下巴上,脸上认真的神色稍微低头就能看见。中原中也脸上一热,别扭的移开眼神,几乎是下意识地将帽子按了下去。

“好了,大功告成。”你对自己的成果很是满意。

“........”

没有得到恋人任何回答的你有些疑惑地抬起头,发现他正目光闪烁的看向某处。

“啊咧,难道中也看到熟人了吗?”你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不,并没有。”只是看见几个鬼鬼祟祟的小喽啰而已。

你看出他有事情瞒着你,不过既然他不想说……

“那就继续逛下去吧!”你兴致勃勃宣布。

然后接下来就变成了这样的这样的情况。

“这个包我要了!”

“中也中也,你看我穿这件裙子怎么样,好看吧~”

“还好。”

“中也中也,我给你买了个新帽子呦~换换看吧~”

“一边去!”

“这对猫耳和你很配嘛,试试看呗~”

“滚!”

“明明很可爱......”

....总之,这个上午还是很愉快的.......大概?




感谢看到这的你



童话风。 王子黄少天x骑士你

这么晚发真的很抱歉

我手一抖把之前码好的删了QAQ

求此时在下的心理阴影面积

严重ooc

顺便说一下这篇女主可能有点黑化

PS:你的面具是半张




总体来说这个小聚会还是蛮不错的,前提是忽略掉旁边怨气冲天的黄少天。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宴会一开始黄少天就变得沉默寡言,这让从小就跟在他身边的你感到一丝不对劲,再结合最近他日常的表现,这让你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

莫非王子殿下有了喜欢的人?

你抿了口果汁,越想越有可能。

我的天啊王子殿下居然有喜欢的人了哦哦好期待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幸(bu)运(xing)喔唷总算长大了我家有儿初长成啊要不要去提亲啊等等我在想什么呢。

果然和王子殿下在一起呆久了连吐槽都不带标点符号了吗,你扶额无力。

不过真好啊,总算有了喜欢的人,王子殿下。你由衷的为他感到高兴。

但是,内心深处所传来的酸涩,又是什么呢?你有点纠结。

算了算了,先别管它了,先去吃甜点吧。

对你来说,甜点即正义(不)。



聚会快要结束的时候,高英杰面色通红的把你拽了出来。

“那......那个.......xx姐姐,对不起!刚才是我太失礼了!对了!”他手忙脚乱地掏出一个小盒子,双手奉上,“这个是老师的礼物……啊不不......是我的赔礼……啊啊啊也不对……总之是礼.......礼物!没错,礼物!”

“噗”你看着他手忙脚乱的样子,不由得轻笑出声,你看着他的眼睛,认真道谢:“不管是什么先谢谢你了,小高真是个好孩子呢。”

“诶,姐姐你这是原谅我了吗?”

你笑着摸摸他的脑袋:“小高说什么呢,我又没有生过你气,你刚才说的礼物是什么?”

小孩子到底是小孩子,瞬间就被转移了注意力。

“啊,那个的话,是一个护身符。”

“护身符?”

“嗯,还可以用来联络老师,老师也可以通过这个瞬间转移。”

啊,突然有了一种召唤精灵的感觉怎么办。

有了高英杰的开头,其他人也都拿出贺礼来,但不知道为什么你和高英杰回去的只剩下王子殿下和王杰希两人。

“他们见气氛不对就回去了,张新杰本来还想再呆一会,但楚云秀硬把他拽走了。”在你问起这个问题时,王杰希的回答。

你看见散发着强大怨气的王子殿下后,瞬间懂了。

“对了,”他向一张纸施了一个小魔法,让它长出一双小翅膀来,慢悠悠的向你飞了过来,“我帮你找的信息。”

你一愣,很快明白过来他说的是什么。

“谢啦,王杰希。”

他挥了挥手,拉着高英杰走远了。

你痴痴的凝视着他们离去的方向(不)完全无视了王子殿下越来越黑的脸色。

“xx!”他咬牙切齿地喊着你的名字。

“诶?”

“很好,你很好。”他一脸“很好女人你已经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哈?”你丝毫没有发觉这是狂风暴雨的前奏。

“从宴会一开始我就很不爽了你居然敢无视我还敢无视我这么久你居然还和那小鬼独处我都没和你独处几回呢真是的等下你还笑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你终于憋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意外的可爱呢,王子殿下。

“喂,xx,我说........”

“哈?”你回头看他一眼,有点奇怪为什么王子殿下现在如此话少,刚刚还特别话痨来着。

“其实我……”他见你回过头来,脸更红了,转过头去装作看风景,但你还是瞟见了他熟透的耳尖。

“?”

“我xi……”

“咳咳,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话音刚落,一个巨大的六芒星阵就落了下来,正好将你们两人囊括在内。

你顿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啊呀,这不是那个小骑士嘛,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居然还没有摘下来,好没用啊,明明破解方法这么简单。”

啊啊,这个欠揍的声音。

“原来是你啊,叶修。”

嘴角上扬,弯出一抹完美的弧度,明明是阳光明媚的微笑,却硬生生的被你笑出了阴森和恐怖。

城堡里的国王魏琛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他在胸口划了个十字:“上帝保佑,别让ta乱来。”


感谢看到这的你(≧∇≦)

顺便问下想看he还是be

如果没人要求我就两个全写喽(^-^)/


童话风 睡美人

这里仰望天空,绰号啥的大家随意

第一次写文可能写的不好

感觉会把人物写崩QAQ

感谢未画

要不是ta我绝对会让这个脑洞在我脑海里发酵膨胀

然后湮灭

私设略多

以下是正文




你坐在皇宫后花园里的秋千上,悠闲地翻着荷马史诗。

清新的空气,郁郁葱葱的植物以及对面帅气的王子殿下,一切都是这么美好。

当然,如果王子殿下能闭嘴的话就更完美了。

“xx,xx我们来PK吧来嘛来嘛真是不知道这种无聊的书有什么好看的我们来PK呗PKPKPKPK 上次你能赢我一定是侥幸这次我一定能赢你绝对能赢肯定能赢来试试嘛这次我一定要赢回来你明明一......”

比夏日蝉鸣还要聒噪的,是王子殿下的声音。

“王子殿下,”你合上书,随手放在了身边另一架秋千上,声音从面具下传来,“我之所以能赢,是因为我的速度比您快比您更能把握机会而已。作为您的骑士,我怎么也要有保护好您的实力才行。”

“话是这么说啊……”黄少天还是很不甘心的在一旁嘟哝,嘴速已经达到你所听不到的程度了。

从某方面来说速度也达到了极致啊,真不愧是王子殿下,你怀着莫名的敬意。(不)

但还是好吵。


说实话王子殿下是一个长得很好看的人,阳光般耀眼的金发和琥珀般的眼睛,总是能不知不觉的夺走你的视线。

未来不知道会有哪个公主会嫁给王子殿下呢,你无意识地盯着他,暗暗地想。

不过首先要忍的了王子殿下的话唠才行。

你出神地想着,嘴角无意识的勾出一抹微笑。

一边的黄少天似乎察觉到了你的视线,他捂着脸作娇羞状道:“在看我吗xx我知道我很帅但是你这样盯着我看我还是会不好意思的真是的都说了不要再看啦…………”

“真是失礼,我明明在看您身后我养的那只松鼠。”

“……………”



“是吗?”黄·话痨·少·这次意外的话少·天王子殿下从心底表示怀疑。

“真是有趣,我欺骗您有什么好处吗?”你笑笑,从秋千上站起来,向他行了个礼,“抱歉王子殿下,我有点事,想先回去了。”

“等一下,”他凑到你面前,试图把你脸上的面具摘下来,嘴里还碎碎念道,“我看你这面具不爽好久了早就想把这玩意摘下来我都快忘了你长什么样了哎呦我去居然摘不下来话说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又没有绳子大夏天的带着这个你就不热吗…………”

你站在原地任凭他摆弄,少年的脸近在咫尺,温热的气流吹拂在你脸上。

啊啊,又来了,这种奇怪的感觉。

每次和王子殿下靠的太近就会出现这种状况,心跳加速,脸也变得好烫,真是的,以后这样怎么保护王子殿下呐。

你努力的将视线转移到一旁的松鼠上,不去想自己眼前的那个人,然而你发现这是徒劳的。

你不动声色地向后退了一步,总算是从那令人尴尬的局面挣脱出来。

“很抱歉,我要先行一步了。”你再次向他行礼,然后飞一般的离开了后花园。

总算离开了,你松了口气,打算将借来的《荷马史诗》归还回图书馆。

等一下,书呢!!!!

啊,好像忘在后花园里了……

原来忘在后花园里了……

啧。

正当你在纠结要不要回去拿时,你被国王发现了。

虽说是国王但实际却是一位猥琐随便的人,脸上总是挂着淫荡的笑容,名曰魏琛,这次却意外的正经了起来。

“小x啊,下周就是你的授予仪式了吧。”他盯着你,面色凝重。

在这严肃的气氛下,原有些走神的你迅速回神,认真答道:“是的,国王陛下,准确来说是下周二才对。”

“这样啊,”一向不正经的国王陛下摸着下巴,突然问了句没头没脑的话,“你还记得吧,那个诅咒你的人。”

你下意识的摸上自己脸上的面具,张了张嘴,却没说出什么来。

真是,怎么会忘啊……

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而不得不将自己的面目隐藏于面具之下,想来无论是谁都受不了这样的事,更何况是戴上十几年。

那人离开时还兴灾乐祸地抛下一句“放心吧,只要有一个真心喜欢你的人亲你下就可以拿下来了”。

excuse me ?虽然我本人长得不错但你能把面具变得好看点吗?!

讲真,当时的你五官清秀,然后就被莫名其妙的戴上了个鬼脸面具,而且还是巨可怕的那种,这就让你在同龄人中没有什么玩伴,就算是有几个想与你做朋友的,也被你脸上的面具给吓了回去。

别说亲我了能有人敢靠近我就已经感激不尽了好吗!

当时的感觉还真是讨·厌·极·了。

多年之后,你终于知道那个给你下了诅咒的人是谁了——现兴欣国王——叶修。

世界上为什么会有如此讨厌的人啊啊啊啊!

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努力将内心深处翻涌的情绪压了下去,僵硬笑道:“我当然记得他,他对我做的我怎么敢忘呢?”

即使心理防线强大如魏琛,也被你在怨气下显得愈发狰狞的面具吓了一跳。

“既然知道了,那就做好准备吧,”国王陛下拍拍你肩,猥琐笑道,“要做好他过来捣乱的准备啊,你要知道,我跟他对手多年,他的下限比我还要低。”

..........为什么我觉得国王陛下您对于这次仪式很期待您对手的到来啊?



很快就到了下周二,你也没有办一个隆重仪式的打算,就找了一位有声望的骑士主礼,你单膝跪地,让主礼人用剑背轻触肩膀三下,再赠送一句谏言,仪式就算完成了。

“即使是这么简单的仪式我也觉得好麻烦啊……”你碎碎念道。

黄少天听见后忍不住吐槽你:“连这么简单的仪式时都觉得麻烦你这是得有多懒我的天啊你已经懒到一种境界我真是够佩服你的.........”

出现了,王子殿下的噪音攻击!(不)

但是他说的对,再怎么说到底还是授予仪式,所以你就邀了些朋友举办了一个小宴会。

说是一些朋友,其实也只是你在外出历炼时遇见的奇怪的人,比如大小眼的男巫王杰希和徒弟高英杰,疑似有强迫症的牧师张新杰,名工匠肖时钦和他的妻子戴妍琦以及有时女扮男装的楚云秀。

一旁的黄少天倒是怨念满满,整个人都被“我还以为能够独处呢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说好的独处呢我想和xx独处啊啊啊啊闲等杂人给本王子闪边啊啊啊啊啊”的奇怪氛围所环绕着。

真是可怕的怨念。

你默默地远离了他。

但是为什么觉得怨念突然又深了几分啊啊啊啊!

尽管有怨气的影响,聚会还是愉快的展开了,没过多久你就和另外两个妹子凑到一起嘀嘀咕咕,还时不时地发出淫铃般的笑声,在场的男士在听到你们的笑声后皆是后背一寒。尤其是你的鬼面还伴随着奇怪的笑声,已经把高英杰吓得藏到他老师身后去了。

王杰希朝你看了一眼但并没有说什么。

你:.........怪我咯。